自动装配机

新闻分类

产品分类

联系我们

东莞市翱天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人:王先生

手机:138 2723 8736

电话:0769-8600 3126

传真:0769-8600 3236

邮箱:skytech_yu@163.com

网址:www.iphone555.com

地址:东莞清溪镇香芒西路南4街1号

您的当前位置: 上海千花坊419 >> 信宜 >> 正文

国内首例!普列上吸到二手烟 学生状告铁路部门获法院立案

上海千花坊419】 【20170816】 【来源:www.iphone555.com】

上海千花坊419报道

(原标题:国内首例!普列上吸到二手烟 学生状告铁路部门获法院立案)

南都讯 记者嵇石 实习生叶冰清 19岁学生李阳(化名)一纸诉状上海千花坊419,将北京和哈尔滨铁路局告上法庭,原因是坐火车时被吸二手烟。该案下周三将在北京铁路运输人民法院开庭,系国内首例乘客因受二手烟危害而提起的民事诉讼。

李阳告诉南都记者,平常也曾遇到他人在禁烟的公共场所吸烟,但此次决定起诉最直接的原因在于:“列车员自己也在休息室吸烟。”

K字头火车未禁烟

今年6月9日信宜.,秦皇岛某大学大一学生李阳乘坐K1301次列车(北京站至天津站)到天津旅游,6月12日乘坐K286次列车(天津西站至北京站)返京。

2017081513104761.png

原告在列车上拍摄的吸烟处。

为了有好一些的出行环境.,李阳特意买了软卧、空调车厢.。去程.,她就发现列车的每节车厢都设置了吸烟区,还提供了烟具(烟灰盒、烟灰缸),然而在哈尔滨铁路局2014年12月3日规定的《铁路旅客安全乘车须知》第5条中却明确规定:“禁止在列车各部位吸烟”。

20170815150148342.png

“铁路旅客乘车安全须知”,第五条明确禁止在车内各部位吸烟。

“风一吹烟味就飘进来了,必须要一直关着门。”回程,为躲避烟味,李阳甚至专门买了医用口罩,但作用并不大,她发现除乘客吸烟外,乘车员竟然也在休息室里吸烟,而且根本没人劝阻。

20170815131036252.jpg

乘车员在休息室里吸烟。

“这一点我特别气愤,所以就想提起诉讼了。”李阳告诉南都记者,平时她也遇见过在禁止吸烟的公共场所吸烟的人,会主动劝阻,有的人听了就掐灭了,有的“不一定这么好说话”。

投诉被“踢皮球”

正式起诉前,李阳向铁路运输主管部门、卫生部门投诉,但未收到满意的答复,甚至被来回“踢皮球”。

6月29日,天津市卫计委向李阳出具了不予受理告知书,表示列车车厢和站台吸烟问题不属于卫计委监管范围,根据《天津市控制吸烟条例》,民航、铁路管理部门依照国家有关规定负责相关交通工具和售票厅、等候室、室内站台等室内区域的监督执法,建议向北京铁路局反映。

a7999664-6de8-4eba-b5be-ee9758d8104b.jpg

北京市卫计委7月20日也答复称,北京铁路系统的控烟职责在北京铁路局,不属于卫计委受理范围,建议向铁路部门投诉。

然而,国家铁路局运输监督管理司却答复称,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铁路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国家铁路局没有卫生监督管理相关职责,关于李阳反映的“普通旅客列车和车站站台禁烟问题”,建议向国家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反映,并引用了卫计委的“三定方案”、《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等文件规定。

020302a4-9713-476b-84eb-4fdb4995a00b.jpg

5282066f-a96d-4285-8639-a1104ad16d7c.jpg

李阳对这一答复结果“觉得挺气愤的”,选择起诉。

起诉铁路局要求赔礼道歉

李阳找到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作为代理律师,起诉北京铁路局和哈尔滨铁路局。起诉状中有5项诉求:赔偿购票款102.5元、赔偿精神损害1元,消除危险并赔礼道歉,承担原告律师代理费和本案诉讼费。

钟兰安提到,依据《消费权权益保护法》第七条: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损害的权利。第十一条:消费者因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享有依法获得赔偿的权利。

“要求赔偿购票款102.5元是因为,买卧铺应受到更好的待遇,但享受程度打了折扣,可列车的确承担了运输义务,所以只要单程的票价。” 钟兰安告诉南都记者,作为一个公益性案件,并不需要寻求过多经济赔偿,而是希望铁路部门注重这个问题,所以只象征性的要一块钱。“如果钱要的太多,整个社会公众对我们的理解也会有所偏颇。”

消除危险一项中,李阳要求取消北京站及天津站站台上的吸烟区,拆除烟具;取消齐齐哈尔客运段 K1301次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禁止在北京站、天津站站台上以及在齐齐哈尔客运段 K1301次列车内吸烟。

8月3日,北京铁路运输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这起民事诉讼。法院的传票显示,该案案由是“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将于8月24日上午9时开庭审理。

1502781159(1).png

钟兰安说原本打算以“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为案由起诉,但法院表示这样立案存在难度,因此选择了“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纠纷”作为案由,即因铁路运输而引起的纠纷,车票就是一个合同。

普列禁烟的“灰色地带”

钟兰安指出,烟草有害健康已成常识,根据《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第二条:列车属于“公共场所”,以及《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条例》第十八条:“室内公共场所禁止吸烟”。可见在普列上吸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早在去年8月,铁路部门发布升级版的“动车吸烟处罚规定”时(全路客票系统对在动车组列车上吸烟被公安机关依法处罚的旅客可暂停发售动车组车票),就有很多市民提出“为何普速列车不禁烟?”的问题。

根据去年9月7日新华社的报道,铁路部门表示,高铁列车是全封闭车体、高速运行,且车内设有数量众多传感器,有烟即会引发车辆紧急降速或停车。普速列车非全封闭,但车厢内同样禁烟,只允许在吸烟区吸烟。此外,普速列车站与站之间行驶时间过长,也是为了避免个别旅客随意在车厢内吸烟,出于人性化考虑,设置吸烟区。

钟兰安说,当前高铁和动车的全面禁烟是很明确的,“但是对于普列,国家大的法律是没有说要全面禁烟”,只是有的地方做到了全面禁止,比如济南铁路局,但有的地方还是保留了原先可以在列车连接处吸烟的习惯。


他对南都记者表示,这是国内首例乘客因受到烟霾危害而提起民事诉讼的案件,难点在于证明列车上的烟霾给乘客带来的具体健康损害。

钟兰安希望该案能让全社会认识到列车上吸烟极大地损害了乘客健康,也让铁路部门认识到自己有义务为乘客健康提供保障,制定符合我国法律、统一而规范的控烟制度。

(原标题:国内首例!普列上吸到二手烟 学生状告铁路部门获法院立案)